山河故里.

自私又高傲,桀骜且狂骄。

©山河故里.
Powered by LOFTER
 

突然很喜欢一个句子。

我从你开始

我在你结束

——埃姆朗·萨罗希《一千零一面镜子》


 

肖戴/我们

  • 睡觉前搞个小段子

  • 甜饼

  • 私设√


今天是李华大婚的日子。

新娘是楚云秀。

戴妍琦一直很羡慕他们,因为李华虽然有些不善言辞,但是他一直默默地对楚云秀表达着自己的喜欢,楚云秀毕竟是女子,最终还是在李华甜蜜的攻势中败阵下来。

就这样走到了今天。

哼,队长这个榆木脑袋。

戴妍琦曾经不经意的试探过肖时钦,可无奈队长实在是接收不到电波。所以她拼命的眨眼时,肖时钦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的手探上了戴妍琦的额头,一边摇头,嘴里喃喃念着:”可别烧傻了。“

真是的。

她有些羞恼。明明自己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比如肖时钦回归雷霆时当着众人面前的一个大大拥抱,比如发布会上冲他眨眼,...

 

杀手./张佳乐

那人仓皇的逃窜,终究还是逃到了一个巷子里。

没了退路。

“求求你,别杀我。”他在死亡的压迫下,果然选择了屈服。“求求你...”

温润的瞳里透着琉璃似的光,像是森林里的小兽。先是笑了,语调轻快而尾音有些上扬,就好像一个普通的高中少年。”求我?“

”对!求求你放过我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他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一个劲的哆嗦,像被电击到发狂的人。

”来吧,让我满意。“先是咧嘴一笑,阳光的很。又补充道,”求到我满意为止。“

那人噗通一声跪下了,不停地向这边叩首。

开始只是额头肿胀,可到后来越来越用力,就开始往外冒着鲜血。

”好了,停吧。“有些困扰的皱眉,声音清朗,语调慵懒...

 

【全职/戴妍琦中心向】今天也是一个好日子!(1——19)

  • 段子体预警!!!

  • 个人超喜欢Dasiv太太的段子体!!强烈安利。

  • 私设如山

  • 想从高中的时候开始√


1.

其实大家的高中生活都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单调。

每天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

但有些特殊的同学......

“戴妍琦同学,这是你第三次迟到了。”班长推了推眼睛,反射出犀利的光。“而且才开学三天。”

2.

其实戴妍琦真不是故意的。

“班长...”戴妍琦气喘吁吁的举起手,“我.....”

班长露出了一个和煦的微笑,用戴妍琦的话来说简直就是寺庙里那个金灿灿笑眯眯的观音一样。

“你家又被外星人入侵了?”


3.

说起这个外星人,其实来历是这样的...

 

【雷卡】溺于海

  • 期中考试前证明我还活着

  • 小段子,没开头没结尾

  • 如果有感觉就继续写下去

  • 卡米尔第一人称

  • 有点负能(?)

都说海底千丈深,可谁也没有去试过,溺于海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自内心从外发散的冰冷,永不停息的下坠,无可断绝的失重感。

如果,有人能拯救我就好了。

其实海水本身不是冷的,有点温和的感觉,却又是暗流汹涌。在海水中不停地下坠着,仿佛没有尽头。身体略渐沉重,可是思绪却又是飘的。不知到了何处。

突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孤独。

即便是随母亲四处流浪之时也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那种无论是开心、愤怒、失望、悲伤、怅惘,都无人诉说的空虚,或者是从来就不被理解的冷淡,亦或是已...

 

快期中了,期中回来更新。

突然很想摸个小段子。

黑暗中被雷狮拯救的卡米尔。

 

【雷卡】医者(未完成,有空就填

  • 雷卡,CP不逆。

  • 私设伪自闭症病人卡和心理医生雷

  • 有空就填坑,现未完成


四点五十分。

雷狮烦躁的将一张资料揉成一团,狠狠地抛开,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整个人半躺在椅子上,无论空调温度开的多么的冷也浇灭不了雷狮心里的一团火。

还在医学院就读时雷狮就曾经幻想过自己的第一个病人会是什么模样,只是现在的结果令他有些失望——是他幼时在家庭聚会上远远地见过一面的堂弟卡米尔。据他的母亲说卡米尔是有自闭症,抗拒外物及外人的接近和交流,就连他的母亲也很难与之交谈。

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响了一下,雷狮瞥了一眼,果不其然是自己母亲在催促自己出发了。将手机装进口袋,顺带把车钥匙拿在手上,...

 

今天苏沐秋生日,打算为这个小太阳一样美好的少年写点什么。

首先,我并不认为苏沐秋就应当和叶修捆绑在一起——即使他们的相遇对彼此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可以说是改变了对方后来的人生。

可苏沐秋就是苏沐秋,叶修就是叶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而他们只是恰巧相交又重合了一段日子罢了。

一提到苏沐秋我的朋友都会说,哦,就是那个千机伞的发明者吧。或者是,他是苏沐橙的哥哥。可我一想到苏沐秋,脑海里就思绪联翩,有很多很多的话,很多很多的形容词。而不简简单单一个概括:千机伞、苏沐橙。

单单就苏沐秋来讲,这个少年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坚强。

虫爹的文中有提到过一句话,“只是从头在来罢了。”每次看到这...